俄战机被击落背地:俄罗斯跟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角力

时间:2018-02-13 16:16:47 来源: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一架俄罗斯战机2月3日在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被击落,而依据俄罗斯国防部的新闻显示,击落俄罗斯战机的是活跃在伊德利卜省的极其组织“解放沙姆阵线”。俄罗斯战机飞翔员跳伞之后,被“解放沙姆阵线”武装职员打逝世。事发之后,俄罗斯开始对“解放沙姆阵线”活跃地区发动了空袭,并且和谐叙利亚矛盾各方,力求找回飞行员的遗体。

  对于俄罗斯来说,这并不是其战机第一次在叙利亚境内被击落。在2015年,俄罗斯战机在叙利亚北部凑近土耳其边境地区上空履行军事义务时,曾经被土耳其所击落,飞行员也随后被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打死。这次事件导致了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僵冷,直到2016年7月土耳其未遂军事之后,埃尔多安引导的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开始全面倒向俄罗斯,疏远自己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

  随后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成为了俄罗斯的重要搭档,双方与伊朗一起独特主持召开了一系列阿斯塔纳会议,帮助在叙利亚西部地区建立了四个“摩擦降级区”,生机可能帮助叙利亚国内恢复和平;土耳其也成为了俄罗斯主持的在黑海海滨城市索契召开的叙利亚问题对话大会的介入方,也多次表白了对于“解决叙利亚问题”而不是“军事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认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成为了普京总统的常客,从2015年下半年至今,两人会见已经不下十次,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外长恰武什奥卢更是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多次会见,频繁交流有关国际和地区问题的看法与倡议。

  尽管土耳其和俄罗斯在2015年下半年以来关系持续走近,但是并不代表双方在所有问题上都有着一致的立场。详细到叙利亚问题上,首先俄罗斯和土耳其曾经长期在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上存在不合。土耳其认为,叙利亚库尔德人重要力气“联盟党”是土耳其境内库尔德“恐惧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因此反对“联盟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捍卫军”在叙利亚北部尤其是幼发拉底河西部地区存在。

  而俄罗斯和美国则都认为,“联盟党”领导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是抗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重要气力,因此对于“联盟党”予以支持。普京也曾多次希望邀请“联盟党”代表加入叙利亚问题会议,但是都被土耳其所谢绝。

  其次,土耳其仍旧秉持“巴沙尔必须下台”的主张,这与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截然对峙。俄罗斯一直视叙利亚巴沙尔政府为叙利亚国民的正当代表,而2015年直接出兵叙利亚,更是为了帮助叙利亚政府军牢固战场态势,终极帮助叙利亚政府逆转战局,成为了当前叙利亚内战的“赢家”;而土耳其则从2011年叙利亚动荡暴发之初,就成为了叙利亚反对派的重要支持者。

  无论是土耳其踊跃参加的“叙利亚之友”外交平台,仍是土耳其支撑的活泼在叙利亚北部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都使得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之间的关联陷入僵冷。而只管在2016年末,土耳其表态同意“解决叙利亚问题”而不是“军事解决”,显示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某种妥协,然而土耳其依然保持“巴沙尔必需下台”的主意,而且叙利亚海内仍有媒体高呼“巴沙尔必须下台”,这使得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之间的关系仍然存在挑衅,也进一步影响了土耳其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默契。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这很可能威逼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全盘斟酌。一方面,通过阿斯塔纳会议所确立的“抵触降级区”,土耳其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建立了自己“保持和平”的角色,并愿望将该地区变成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大本营”,赞助安置本人支持的一些叙利亚反对派武装。

  在2017年12月31日“解放沙姆战线”武装分子袭击俄罗斯驻叙利亚赫迈米姆空军基地之后,俄罗斯跟叙利亚政府军开端大举空袭占据在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武装阵地,叙利亚政府军也从地面上向伊德利卜省动员攻打,而这导致了土耳其的不满。土耳其在2018年1月初屡次照会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请求土耳其和叙利亚政府结束攻势。

  尽管国际社会将“解放沙姆阵线”定义为“可怕组织”,以为其与“基地组织”存在亲密关系,但是土耳其事实上放纵和默许“解放沙姆阵线”在伊德利卜省的存在,将其视为制衡叙利亚政府的重要武装集团。“解放沙姆阵线”在未来必然会连续成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要挟,而土耳其节制下的伊德利卜省对“解放沙姆阵线”存在的默认,也必定会在将来某一个时光点影响土耳其和俄罗斯的关系。

  另一方面,土耳其希望在叙利亚北部建立自己主导的“缓冲区”,用来安置土耳其境内多达300多万的叙利亚难民。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时,土耳其曾经一度认为叙利亚内战将会很快停止,巴沙尔政府将会如利比亚的卡扎菲政府一样敏捷垮台,因此并没有在安置难民的问题上做出太多的筹备。时任土耳其总统的达武特奥卢甚至曾经公然表现,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相对不会超过十万”。

  成果跟着战事的延伸,叙利亚北部地域成为了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争取的焦点,而与叙利亚北部相邻的土耳其,也就成为了叙利亚难民逃散的主要目标地。在此背景下,土耳其并不才能、也没有志愿辅助安顿数目如斯宏大的叙利亚难民。因而土耳其盼望能在叙利亚北部树立一个“缓冲区”,用来遣返滞留在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而建破“缓冲区”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肃清在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组织“同盟党”。

  在2018年1月,土耳其支持的“自在叙利亚军”开始在叙利亚北部发动针对“联盟党”把持的叙利亚西北部阿弗林地区的军事举动(土耳其将此次军事行动命名为“橄榄枝”)之后,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就陷入奥妙的地步。在“橄榄枝”行动开始之前,阿弗林地区是俄罗斯部队的存在区域,而军事行为开始之后,俄罗斯自动撤退了该区域,事实上“受权”土耳其在此区域的军事行动。

  但是对于阿弗林军事行动的授权,并不代表俄罗斯对于土耳其针对其余库尔德人掌握区的军事行动的认可。在未来,土耳其的军事目的恐怕并不限于阿弗林,而是一直向东直达幼发拉底河西岸的曼比杰,甚至跨过幼发拉底河,始终向东直至叙利亚-伊拉克边疆。而土耳其假如一味在叙利亚北部开展军事行动,也必然会引发叙利亚政府和伊朗的关心,进而导致俄罗斯和土耳其关系呈现必定的裂隙。

  此次俄罗斯战机在伊德利卜省被“解放沙姆阵线”极端组织所击落,飞行员被“解放沙姆阵线”武装分子杀戮,必然会促使俄罗斯发动一系列军事行动来对伊德利卜省进行报复。在俄罗斯的军事打击下,如何处置打击极端组织“解放沙姆阵线”和自己在叙利亚策略目标的关系,将会极大的考验土耳其的智慧,也会给俄罗斯和土耳其关系带来宏大的危险和挑战。

推荐文章:
Copyright 2012-2018 www.ylsjg.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824号-1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免责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