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杀虫剂的儿童防蚊裤,日常穿真没必要

本文来自果壳网的微信公众号“果壳”,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近日,某著名母婴电商推出一款儿童防蚊裤,声称面料中添加了一种“防蚊特调剂”——拟除虫菊酯,驱蚊率达到65%。

某母婴电商产品宣传页截图

某母婴电商产品宣传页截图

看到这款商品,我的第一反应是吃惊:为什么要给小朋友穿用拟除虫菊酯处理过的衣物,安全吗?有必要吗?

拟除虫菊酯虽然是一种广泛应用的除蚊成分,但其对儿童的健康影响一直还在评估中。在日常生活场景下,有其他更安全的驱蚊手段。作为一个研究拟除虫菊酯毒性的科研人员,我个人并不推荐日常给孩子穿这种衣物。

拟除虫菊酯是什么?

也许大家对拟除虫菊酯这个名词比较陌生,但这种东西其实很多人都用过,也接触过——家里用来除蟑螂或者蚊虫的雷达喷雾剂,里面的活性成分就是拟除虫菊酯。这是一类人工合成的模拟天然除虫菊素的杀虫剂。

某款杀蟑气雾剂中含有两种拟除虫菊酯。

某款杀蟑气雾剂中含有两种拟除虫菊酯。

除虫菊素天然存在于菊花中,人们利用其杀虫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由于除虫菊素不稳定,在日光下容易降解,杀虫活性有限,后来化学家改造了除虫菊素的结构,合成出更加稳定、杀虫效果更强的拟除虫菊酯。

目前上市使用的拟除虫菊酯有二三十种,相对于有机氯农药、有机磷农药,拟除虫菊酯对哺乳动物和人类的毒性更低、更为安全,因此在世界各地广泛应用于农业、林业以及家用除虫。例如,每年夏季来临时,居民生活小区、学校、工作场地的绿化植被通常要喷洒除蚊虫的农药,都是以拟除虫菊酯为主。我们平时吃的蔬菜、水果、茶叶等农产品,很多也是喷洒了拟除虫菊酯。

添加氯菊酯的衣物,仅用于特殊场合

商家的原始文案中声称,防蚊裤的面料添加了拟除虫菊酯。然而拟除虫菊酯其实是几十种化合物的总称,每种拟除虫菊酯的结构和毒性存在差异,又分为I型和II型拟除虫菊酯。其中II型拟除虫菊酯的毒性比I型更大,而且目前某些毒性强的II型拟除虫菊酯(例如氰戊菊酯)是禁用于某些农产品的。所以,防蚊裤中添加的究竟是哪种拟除虫菊酯、含量多少、时效多久,与其毒性和安全性密切相关。

很多驱蚊液中含有拟除虫菊酯

很多驱蚊液中含有拟除虫菊酯

后来商家发文更正,称该防蚊裤面料添加的不是拟除虫菊酯,而是氯菊酯。然而,氯菊酯其实就是拟除虫菊酯的一种,属于I型拟除虫菊酯,毒性相对较小。那么,氯菊酯处理过的防蚊衣物是否安全呢?

氯菊酯是第一个合成的、适用于农林害虫防治的拟除虫菊酯品种。早在几十年前,美国和加拿大军队就用氯菊酯处理过的衣物给在野外作战的战士们穿,可以有效降低蚊虫叮咬。后来这一军用产品通过了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批准,可以用于民用。这类氯菊酯处理过的衣物通常给绿化、园林以及各种野外作业的人员使用,有效降低了蚊虫叮咬,对于蚊虫传播的各种疾病有很好的防护作用。例如,疟疾虫主要通过蚊虫传播,因此世界卫生组织也推荐在疟疾肆虐的疫区(例如非洲)使用氯菊酯处理过的蚊帐。

美国EPA也批准了个人可以用5%的氯菊酯溶液喷洒在自己的衣物、野营的帐篷上。氯菊酯溶液还可以给宠物喷洒,防治宠物身上长虱子、跳蚤等。在国外电商平台上,也可以买到这类添加氯菊酯的成人或者儿童户外防护服,用于野营、徒步旅行、园艺等。需要指出的是,这类防护服里添加的氯菊酯的除虫效果是有一定时效性的,比如只能维持2个月,或者洗20~30次后就失效了。对于这类添加氯菊酯衣服的特殊用途和时效,商家都是应该注明的。

添加了氯菊酯的户外防护服 | Amazon

添加了氯菊酯的户外防护服 | Amazon

对成人较安全,对儿童要谨慎

虽然目前氯菊酯等拟除虫菊酯被认为对人类比较安全而大量使用,但拟除虫菊酯对儿童的健康影响,一直还在评估中。由于儿童正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免疫系统、代谢系统尚未发育完全,对于外来毒物的代谢能力、解毒能力远不如成人,而且易发生过敏反应,因此对化学品的毒性更加敏感。

儿童容易被蚊虫叮咬,儿童驱蚊用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都需要评估

儿童容易被蚊虫叮咬,儿童驱蚊用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都需要评估

拟除虫菊酯杀虫的原理是与神经细胞的钠离子通道结合,导致神经细胞过度兴奋,使昆虫痉挛到麻痹而死亡。拟除虫菊酯也可以与哺乳动物和人的神经细胞的钠离子通道结合,只是结合能力仅为昆虫的1/1000左右。由于昆虫体积远远小于人,用于杀死昆虫的拟除虫菊酯剂量相对于人来说就很低,再加上拟除虫菊酯在人体内代谢很快,因此对人来说相对比较安全。

但是,美国环境保护署也把氯菊酯列为了潜在的致癌物。目前也有一些研究表明,拟除虫菊酯对哺乳动物有神经毒性,干扰哺乳动物的神经系统功能,尤其对儿童存在潜在的健康风险。

  • 中国学者在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氯菊酯等拟除虫菊酯的暴露与儿童白血病风险有相关性[1]。
  • 美国科学家的研究发现,母亲在孕期的拟除虫菊酯暴露与孩子的行为和执行功能缺陷有关[2]。
  • 还有研究发现,在美国用飞机喷洒拟除虫菊酯的地区,儿童诊断出自闭症和发育障碍的比例较高[3]。
  • 如果母亲在怀孕期间生活在喷洒拟除虫菊酯农业区附近,其子女患自闭症和发育障碍的风险增加[4]。

由于目前相关研究还较少,因此拟除虫菊酯对儿童健康的影响尚无定论。但是考虑到儿童属于敏感人群,对于儿童的安全评估应该更为谨慎。

虽然这种氯菊酯添加的衣物确实是被美国EPA批准使用的,但是关于这类化学品的安全性评估往往是滞后的。与临床药物不同,化学品的上市使用通常只需要提供动物毒理数据,并不需要人群健康数据。而很多化学品是在使用了几十年后,由长期大规模的人群流行病学调查提出了强有力的有害健康证据之后,才被管理部门禁用或者限制使用,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双酚A。然而此时,人们往往已经暴露于这些有害化学品几十年甚至更久,并已经产生了一些不良健康影响。

从谨慎的角度出发,我个人建议儿童等敏感人群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潜在有毒化学品的暴露。

  • 对于生活在干净环境的城市儿童来说,如果不是去户外野营、丛林里徒步旅行,日常穿这种氯菊酯添加的防蚊裤收益很小,不值得付出不确定的风险代价。我个人并不推荐日常给孩子穿这种添加了氯菊酯的衣物。
  • 如果你生活的环境相对比较干净,而且周围环境中(比如生活小区、学校等)已经施用了杀虫剂,那么因蚊虫叮咬感染各种疾病的风险相对较小,并不需要再特意给孩子用氯菊酯防蚊裤。
  • 如果是带孩子去野地露营、从事野外作业,或者前往疟疾肆虐的地区,那么可以考虑用专业的添加了氯菊酯的户外防护服、蚊帐、帐篷等护具。
  • 日常防止孩子被蚊虫叮咬,可以使用避蚊胺(DEET),这是一类目前最常用的蚊虫驱赶剂,可以用于6个月以上婴儿。

参考文献

  1. Ding G, Shi R, Gao Y, Zhang Y, Kamijima M, Sakai K, Wang G, Feng C, Tian Y. Pyrethroid pesticide exposure and risk of childhood acute lymphocytic leukemia in Shanghai. Environ Sci Technol. 2012 Dec 18;46(24):13480-7
  2. Furlong MA, Barr DB, Wolff MS, Engel SM. Prenatal exposure to pyrethroid pesticides and childhood behavior and executive functioning. Neurotoxicology. 2017 Sep;62:231-238.
  3. Hicks SD, Wang M, Fry K, Doraiswamy V, Wohlford EM. Neurodevelopmental Delay Diagnosis Rates Are Increased in a Region with Aerial Pesticide Application. Front Pediatr. 2017 May 24;5:116
  4. von Ehrenstein OS, Ling C, Cui X, Cockburn M, Park AS, Yu F, Wu J, Ritz B. Prenatal and infant exposure to ambient pesticides and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in children: population based case-control study. BMJ. 2019 Mar 20;364:l96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