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19

漫画 | 既不会一刀切,也不会放过诈骗犯,这个蛋白质分子怎么这么聪明?

Cas 10标题头

Cas 10封面

Cas 10 (0)

如果把你缩小到细菌的大小,你会发现,咱们人类有的烦恼,细菌也有。比方说,人会生病,细菌也会生病。因为有一种叫噬菌体的病毒,会专门感染细菌。

Cas 10 (1)

碰到细菌之后,噬菌体会把自己的 DNA 注入细菌体内。这些 DNA 就像诈骗犯一样,跟细菌的 DNA 混在一起,让细菌稀里糊涂地帮噬菌体“传宗接代”。

Cas 10 (2)

据估计,在大海的表层,每毫升海水大约含有 9 亿个噬菌体。生活在海里的细菌悲惨极了,它们大约有 70% 的比例感染了噬菌体。

Cas 10 (3)

我们知道,人如果感染了细菌或病毒,身体里的各种免疫细胞就会集体出动,通过免疫反应消灭它们。可是,细菌可没这条件。因为它本身也是一个细胞,它能派谁去消灭噬菌体入侵呢?

Cas 10 (4)

细菌有没有免疫系统呢?

有!

最近十几年,分子生物学家发现,细菌还真的像人一样,有一套专门对抗噬菌体入侵的免疫系统。也许正是在这套免疫系统的保护下,细菌才能存活几十亿年。

Cas 10 (5)

那么,细菌的免疫系统是怎样对付混入细菌体内的 “ DNA 诈骗犯” 的呢?首先,在细菌体内,有一种蛋白质特工,专门负责追杀这类 “ DNA诈骗犯” 。

它们的名字叫做

Cas 10 (6)

其次,混入细菌 DNA 中的诈骗犯肯定没法直接追杀,因为DNA序列长得都差不多。别说蛋白质了,柯南都分不清哪一段是 “好 DNA ”,哪一段是 “ DNA 诈骗犯” 。

于是,要想从 DNA 序列中找到诈骗犯,细菌得先知道诈骗犯长啥样。

Cas 10 (7)

最后,在“通缉令”的指引下,细菌体内的蛋白质特工可以轻松找到噬菌体派来的 DNA 诈骗犯,然后“咔嚓”一刀,把它剪断。这样一来,噬菌体的诈骗犯 DNA 就挂了,细菌也就治好了自己的病。

Cas 10 (8)

所以,这套由“诈骗犯标本库”、“通缉令”和“特工”组成的免疫系统叫作 CRISPR / Cas 系统。

Cas蛋白如何识别敌我?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细菌的这套免疫系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 bug!

你看,诈骗犯标本和诈骗犯,它们的 DNA 长得一模一样。负责追杀诈骗犯的是一种蛋白质,蛋白质又没长脑子,它难道不会偶尔犯糊涂,把库里的诈骗犯标本给误杀了吗?

洛克菲勒大学的刘诗欣博士和他的合作者研究了这个问题。他们的研究对象是,一种比较独特的细菌免疫系统,叫作 CRISPR / Cas10 系统

Cas 10 (9)

他们发现,这个系统中的 Cas10 蛋白可不是死脑筋,而是一种能分辨忠奸的法官。它才不会误杀标本。那么,Cas10 蛋白是如何辨忠奸的呢?

我们想象一个蛋白质的时候,总是把它想象成一个固定不变的大分子。但实际上,蛋白质分子就像很多化学分子一样,是可以发生形变的。比如下面这样:

Cas 10 (10)

刘诗欣和合作者发现,Cas10 之所以能分辨忠奸,靠得就是这种结构的形变,叫作构象变化。

Cas 10 (11)

平时,Cas10 蛋白会进入一种“休眠”的构象。如果没有找到 DNA 诈骗犯,它就会一直保持休眠的状态,免得把细菌自己的 DNA 砍坏了。

Cas 10 (12)

当然,为了防止 Cas10 蛋白误杀标本库里的标本, “通缉令”的开头有一个暗号,用来专门识别诈骗犯是不是标本库里的。

如果暗号对上了,那就说明这是自家的标本,千万不能杀。此时,Cas10 蛋白就会依然保持休眠的构象。

Cas 10 (13)

总结一下,Cas10 不但不是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特工,还是一位既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法官。它会通过一个决策流程判断自己该休眠还是该开铡,该果断铡还是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Cas 10 (14)

这个流程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复杂。但我们要知道,Cas10 并不是可以编程的机器人,而是一个由 800 个氨基酸组成的蛋白质分子。作为一个分子,Cas10 居然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准确的决策,既不会全部一刀切,也不会对危害人民健康的保健品诈骗团伙视而不见。

Cas 10 (15)

对细菌来说,能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拥有这样聪明的免疫系统,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Cas 10 (16)

二维码

作者:Sheldon

绘制:Mirror、黄呆

美指:牛猫

排版:胡豆

鸣谢:王玲

本文已发表于墨子沙龙,版权归墨子沙龙所有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本页刊发内容未经书面许可禁止转载及使用,

自媒体、报刊等转载请联系墨子沙龙授权。

注:

1. 在细菌的免疫系统中,最著名的是 Cas9 蛋白参与的“CRISPR/Cas9系统”。我们平常听说的基因编辑,就是通过改造“CRISPR/Cas9系统”实现的。

2. 在“CRISPR/Cas10系统”中,Cas10蛋白并不是独立完成工作。每次出门办案的时候,他都会跟其他几个蛋白分子形成一个特定的搭配。

Cas 10 (17)

所以,在我们的漫画中,包青天一个人无法完成全部工作,他的身后还得跟着展昭、公孙策和其他护卫。

3. “CRISPR/Cas10系统”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通缉令”crRNA不是直接识别目标DNA的序列,而是趁目标DNA正在转录成pre-mRNA时,跟转录出的pre-mRNA进行匹配。我们在漫画中没有表现这一复杂过程,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核心结论。

Cas 10 (18)

图片来源:Molecular Cell

4. cas10蛋白质分子真的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分子,不信你看:

Cas 10 (19)

为了不再打针,科学家们把注射器装进了胶囊

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酷炫科学”,首发于果壳网的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出于好奇,我曾经用胰岛素注射笔给自己扎过一针(当然,没有真的推药)。捏起皮肤,扎进针头,这并没有那么困难,疼痛程度也完全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但一想到这种治疗要经年累月地进行,每天都要打上好几次,还是让人心生抗拒。相比之下,吞下一粒药丸要方便太多了,如果能把胰岛素也装进药丸该多好。

胰岛素直接变成药丸并不可行,消化系统会将这些蛋白质全部破坏。不过,科学家们正在尝试一种新的思路:吞下一个小小的注射器,让它在胃里给人打一针。

vrain-injection-in-stomach-1

(图片来源:Felice Frankel)

这些装在胶囊里的小东西就是他们设计出的迷你注射器。根据研究者的设想,吞下这个小注射器,它就会自动在患者胃里找好姿势,然后把药物扎进胃粘膜组织里。通过这种方式,原本不被吸收的大分子药物能够直接进入人体。

这不还是要挨一针吗?是的,但它免除了注射操作的麻烦,而且还更加无痛。消化道不像皮肤那样敏感,研究者认为这种胃内注射装置“不太可能会引起任何不适”。

怎么在胃里打针?

注射装置的外壳是参考豹纹陆龟(Stigmochelys pardalis)设计的,它由尖尖的塑料拱顶和环形金属底座组成。因为重心低,再加上形状的优势,无论怎么掉落,它都能很快自动调整成直立的姿态,让开口对准胃壁(不过,这只在空腹状态下有效)。

vrain-injection-in-stomach-2

(动图来自:news.harvard.edu)

完成姿态调整之后,藏着装置里的弹簧就会松开,把一根含药的迷你“针头”扎进胃组织里。这不是普通的注射针头,它是直接用胰岛素加上可降解的辅料压制成的。扎进胃壁之后,这根小小的“针头”会自行溶解,并向组织中释放胰岛素。

vrain-injection-in-stomach-3

(一个示意图。原视频来自:Giovanni Traverso)

那弹簧又怎么自动松开呢?这里使用了一种大家都很熟悉的东西:糖。研究者用一点焦糖化的蔗糖(想象一下糖葫芦外面那一层)把小弹簧粘住,而进入胃部之后,胃液溶掉糖,就可以让小弹簧自动弹出,发射与之相连的“胰岛素矛”。

目前,这种“可以吃的注射器”还处在研发早期阶段。在初步的动物实验中,这看起来是个可行的方案:扎进胃粘膜的胰岛素成功降低了实验猪的血糖水平,效果和传统的皮下注射差不多,短期内也没有造成任何胃部组织损伤。不过,在真正投入应用之前,人们还有大量的研究工作要做。

这东西是不是真的能造福糖尿病患者现在还没人知道,不过思路确实是挺神奇的……

参考资料:

http://news.mit.edu/2019/pill-deliver-insulin-orally-0207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3/6427/611

致癌槟榔知多少

本文来自史军的微信个人公众号“植物人史军”,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shijun-areca-catechu-1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这首《采槟榔》大家一定有印象,而加上某些特殊的产业,槟榔也蒙上了神秘的面纱,总是会让人有尝试的冲动。那人们为啥要嚼这种奇怪的果子呢?

shijun-areca-catechu-2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国人嚼槟榔的历史非常悠久。在东汉杨孚的《异物志》中就有这样的记载,“槟榔,若笋竹生竿,种之精硬,引茎直上,不生枝叶,其状若柱……因坼裂,出若黍穗,无花而为实,大如桃李……以扶留藤古贲灰并食,下气及宿食,去虫消谷。”目前来看,这是关于槟榔的最早的记载了。

这段描述大致描述了槟榔的模样,高高的竹竿一样的身材。成串果实的个头像李子。这些特征都表明槟榔是棕榈一家的植物。另外,这段话还表明槟榔是用作药品的。在晋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唐代刘恂的《岭表录异》,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都有对槟榔药用价值的记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甚至认为这种果实能够驱除中国南方的“瘴气”,因而与“益智仁、砂仁、巴戟天”并列为四大南药。

shijun-areca-catechu-4

到宋朝之后,槟榔的用途开始有了转变。它们不单单是简单的药品,更多情况下扮演了嗜好品的角色。大家是为了愉悦来嚼槟榔,特别是在海南以及广东等岭南地区,并且这种习惯一直延续了下来,并且一度成为王公贵族的休闲方式。直到鸦片和烟草传入我国之后,槟榔才慢慢从嗜好品之王的神坛上走下来。当然,今天我们很多地方仍旧保持着咀嚼槟榔的习惯,只是嚼的对象不尽相同而已。

槟榔中含有多种生物碱,比如槟榔碱,次槟榔碱是其中最主要的成分。这些物质和其他生物碱一样都会对人体机能产生影响。其中,槟榔碱可以刺激内源性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的分泌,结果是脑垂体释放更多的促肾上腺皮质激素,之后让肾上腺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皮质激素。简单来说就是,在人体内产生了兴奋过程——血压升高,心跳加快,也就出现像喝酒一样的状态。

当然了,槟榔的药性还不止于此。槟榔碱确实对绦虫,蠕虫有一定的杀灭作用,只是,在注意饮食卫生的今天,感染此类寄生虫已经是比较稀罕的事情了。也就不用劳驾槟榔出马了。除了对抗寄生虫,槟榔碱还能刺激平滑肌的蠕动,所以古籍医书上记载的槟榔“消食”也是有道理的。

吃槟榔致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也绝非危言耸听。通过长期的跟踪调查,科研人员发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有接近60%的居民都喜欢嚼槟榔,而该国的口腔癌发病率位居世界第二。我国台湾也有嚼槟榔的传统,当地每10万男性居民中就有27.4例口腔癌患者。

shijun-areca-catechu-8

致癌的原因主要原因是,槟榔碱可以刺激我们的口腔黏膜细胞,促使上皮细胞在短时间内凋亡。同时,槟榔碱还能让细胞外的胶原蛋白意外地沉积填充下来,并且还能阻止人体清除这些多余的蛋白质。另外,槟榔粗糙的纤维很容易刺伤口腔黏膜,也容易引发细胞的不正常增生。从而引起癌变。槟榔虽能让人脸红心跳,为了健康还是要适可而止。

常喝维C泡腾片,能让孩子少感冒吗?

有广告宣称“一片维C等于4个橙子”,也经常有补充维C能治感冒、增强免疫的说法。在生病感冒的时候,很多人就会喝一些维C补充剂或或者维C泡腾片。许多维C泡腾片有酸酸甜甜的水果味,很多孩子还挺喜欢,于是许多父母还专门从国外代购手里买维C泡腾片给孩子日常饮用。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维C泡腾片,真的有这些作用吗?

维C是人体必需的营养成分,有着重要的生理功能。如果缺乏维C,确实会造成体内的一些生化反应不能正常进行,从而影响健康。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额外补充”维C就能够有什么治病防病的功效。

“一片维C等于4个橙子”,完全是偷换概念

广告中经常出现这种简明直观的等式。它看起来“很科学”,但完全是偷换概念混淆视听。

不同维C补充剂的实际含量不同,通常的维C泡腾片为一片含有100毫克维C。不同品种、不同生长情况、不同大小的橙子中含有的维C也相差巨大,典型数值是100克橙子中大约含有50毫克。一个中等大小的橙子大约150克来算,可食用的部分应该在100克以上。一个中等大小的橙子,所含的维C不少于50毫克。也就是说,即便是只考虑维C,一片维C泡腾片中的含量也只相当于2个中等大小的橙子。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更重要的是,“只考虑维C”完全不合理。在橙子中还含有许多其他对健康有益的影响成分,比如膳食纤维,一个橙子中会有2-4克,相当于成年人一天推荐量的15%了。除了维C,橙子中还有相当可观的维A和B族维生素、钙、镁、钾等矿物质,以及许多多酚、黄酮类的“生物活性成分”。一个橙子对于营养和健康的价值,远远不是一片维C所能够比拟的。

补充维C能够治疗感冒吗?

补充维C提高免疫力或者治疗感冒的说法很流行。获得过诺贝尔化学奖的鲍林就“相信”每天大量维C有益于健康,并且一直身体力行。但是,这种“相信”并没有科学证据的支持——鲍林是杰出的科学家,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并没有尊重科学。

关于服用维C治疗感冒的研究很多。2007年,有研究收集、整理、总结了此前60年关于维C与感冒关系的研究,结果是:感冒之后服用200毫克以及更多的维C,既不能缩短感冒持续的时间,也不能减轻感冒的轻重。

维C很重要,并不意味着就需要“补”

维C对身体健康很重要,缺乏维C会导致多项生理机能下降,从而“降低免疫力”。于是,许多广告把这这一科学认知偷换成“补充维C可以增强免疫力”。这一说法成立的前提是:孩子缺乏维C。

不同国家制定的营养指南中,推荐摄入的维C量不尽相同。中国的推荐标准是成年人每天100毫克,1到3岁幼儿每天60毫克,而美国的推荐量比这个标准还要稍低一些。

许多常规食物中都含有丰富的维C。比如前面说的,一个中等大小的橙子,含有的维C就超过了孩子全天的需求。100克白菜或者西蓝花、30克猕猴桃,也能有差不多的量。

简而言之,如果一个孩子每天能够正常饮食,吃到一二百克蔬菜,以及一个水果,那么就很容易摄入足够的维C。只要从饮食中摄入了足够的维C,就完全没有必要吃维C片或者别的补充剂。反之,如果饮食不合理,偏食挑食,那么依靠吃维C片或者其他的营养补充剂,只是满足了维C的需求,但并不足以保证全面均衡的营养,依然无法保障正常的“免疫力”。

维C泡腾片尤其不适合孩子

维C泡腾片中的“有效成分”是维C,一般是每片100毫克,足以满足一个成年人一天的需求,对于小孩子就更不在话下。为了改善口感,维C泡腾片中还会有一些糖或者甜味剂。不过一颗泡腾片总共也就4克左右,其中的糖或者甜味剂的量都不多,不需要纠结。

让泡腾片“泡腾”的关键成分是柠檬酸和碳酸氢钠(或者碳酸钠)。在水中,二者发生反应,迅速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从而呈现出汹涌的起泡效果。柠檬酸和碳酸氢钠或者碳酸钠都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本身并不会危害健康。但是,泡腾片中需要的量很大,其中的钠含量也就很高了。市场主流的维C泡腾片,每片的钠含量接近500毫克。而1到3岁幼儿的钠摄入量,推荐上限是700毫克。一颗维C泡腾片,就占据了孩子一天钠摄入量的70%——加上正常食物中的,基本上肯定“超标”了。

还有很多人喜欢纠结“国外的维C泡腾片呢?”不管是哪里生产的,只要它是维C泡腾片,都是上面这些成分的组合。或许它具体的数值上有所不同,但“含有大量钠”的问题都一定存在。

本文来自云无心的微信个人公众号,系今日头条签约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这些东西千万不要放进微波炉,不然烧得你家都没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重要的事情先说三遍:不要模仿!不要模仿!不要模仿!

不要用微波炉加热两枚紧挨在一起的葡萄。

ysy-microwave-grape-1

不到8秒内,两枚葡萄碰在一起的地方,就会形成高温等离子体(plasma),喷出炽热的烈焰。你不但会失去你的葡萄,还很可能失去你的微波炉、厨房、甚至房子……

很早以前就有国外网友发现了这一情况——虽然什么样的人才会把葡萄放到微波炉里去加热呢?但是世上口味千千万,人类就是很多样。

直到最近,才有物理学家认真研究了这种现象的原理 ,论文发表在PNAS杂志上。研究者用的是直径在14~20毫米的圆形葡萄。发现凡是葡萄这么大小的含盐含水物体都有类似风险:两颗圣女果也会。两枚鹌鹑蛋也会。两枚特别大的蓝莓也会。

研究者还用了鹌鹑蛋,害怕不?| 原论文补充材料

研究者还用了鹌鹑蛋,害怕不?| 原论文补充材料

研究结论是这样的——

物质存在的状态有四种——固态,液态,气态,和等离子体。简单地说,气态物质接受大量能量后,就可以变成等离子体。太阳里面就充满了等离子体,地球上的闪电、极光、静电火花等,也都是等离子体。这么高大上的等离子体,为什么用微波炉加热葡萄就能产生呢?

用过微波炉的人都知道,微波炉加热是不均匀的,总有些特别热的“热点”。“热点”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要看微波波长,食物的形状和厚度,以及水、脂肪、糖等极性分子的分布。用微波炉加热鸡蛋很容易爆炸,就是因为鸡蛋这个形状的,热点恰好在内部,内部过热了,鸡蛋就容易爆开,造成一片狼藉甚至人员受伤。

ysy-microwave-grape-4

而“两个挨在一起的葡萄”这种形状,配合2.4GHz微波炉的波长,恰好就能造出一个超级热点。微波被困在了这两颗葡萄组成的“陷阱”里,最后,球体间的接触点在几毫米的厚度内产生一个极其强大的电场,把集中起来的能量传递给葡萄里天然存在的钠离子钾离子,于是产生了等离子体,放出耀眼的光芒……

研究者还尝试了把葡萄一切两半,但留一点点皮连在一起微波加热,同样产生了等离子体。

视频来源:原论文补充材料Movie S1~3

视频来源:原论文补充材料Movie S1~3

葡萄大小的泡过氯化钠盐水的两颗聚丙烯酸钠水凝胶珠子(sodium polyacrylate hydrogel beads ),挨在一起也产生了等离子体。

视频来源:原论文补充材料Movie S1~3

视频来源:原论文补充材料Movie S1~3

要完成这一壮举,一要有水,二要有盐,三是盐水球的大小很关键。葡萄这种大小正好。太大的,比如两颗大西红柿,能量比较分散,不能集中成一个足够小的“热点”。太小的,比如两颗豌豆,那么内部“捕捉”到的能量又不够。葡萄偏偏不大不小,刚好能造成这种物理奇观。

再次强调,不要模仿。整个实验过程里,有许多微波炉受到了伤害。物理学家们给这些为科学献身的微波炉起了名字,什么乔治一世,乔治二世,耶稣,阿伯特,托马斯……简直是微波炉的尸山血海……

总而言之,不建议在家里重复此实验。请大家忍住自己发痒的爪子。记住微波炉、葡萄和房子都是弥足珍贵的存在。看看就好,不要动手。

哦对了,加热单颗葡萄不会产生等离子体。所以如果你只是想尝尝微波后的葡萄是什么味道,还是可以比较安全地做到的。

原论文:Hamza K. Khattak, Pablo Bianucci, and Aaron D. Slepkov, Linking plasma formation in grapes to microwave resonances of aqueous dimers , PNAS. 2019. DOI: 10.1073/pnas.1818350116

美国精英阶级也逼娃上课外班?斯坦福教务长在反思(上)

本文来自fujia的微信个人公众号“伊甸园的桃子”,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本文为《How to raise an adult》书评上篇。

 


 

排队上高价幼儿园?拼学区房?每天陪孩子做作业?补习班才艺班时间排满无间隙?逼孩子考好大学?给孩子找好工作?……这种“鸡娃”现象绝对不止中国北上广大城市仅有,远在太平洋另一边的美国湾区硅谷,推妈们呕心沥血地推娃状况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湾区推妈鼻祖——虎妈Amy Chua的书在美国畅销,并成为媒体热烈讨论“华裔虎妈”的对象,新一代的湾区妈妈不分族裔地紧步追赶虎妈的步伐。你想让孩子上藤校吗?想让孩子成功并终生无忧吗?欢迎加入湾区推妈行列。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斯坦福大学前教务长Julie Lythcott-Haims写的《How to raise an adult》一书在2015年成为纽约时报最佳畅销书。她在书里详细描述了美国推妈鸡娃的情况:美国中上层阶级家长相信好大学可以给孩子带来好前途。

当孩子才刚出生时,家长已经计划好让孩子上优秀小学和中学,以保证他们能够进入常春藤。从孩子上小学起,家长们对孩子的课程表了如指掌,每天陪孩子做作业,经常给老师发电子邮件以保证了解孩子的学习进度,在学校网站上日日刷新孩子的成绩单,决定孩子上什么兴趣班才能对上藤校有所帮助,把所有休息时间都贡献给送孩子上才艺班。当孩子报考大学时,家长们决定孩子申请的大学和专业,花费数十万美元给孩子找补习班提高成绩和改简历文书,帮孩子找实习工作,并运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给孩子找份优裕的工作。

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

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

这些美国家长是怎么考虑的呢?作者在书中写道:“如果我让孩子自己学习而不去上补习班,他可能考试就考不好了。我当然希望他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下一次就能考好了,但他在跟一整个班级的孩子竞争,而其他孩子都有爸妈帮忙辅导或者上补习班,他们成绩会更好,能够上快班或者其他一些荣誉项目,这样他们就会得到更多机会,去上那个我想让我的孩子上的大学,而我的孩子就上不了了。”

这种“大学指挥棒”使得美国孩子们的独立能力越来越低。家长每天开车送高中孩子上学,不让孩子自己搭乘公共交通。如果把一些高中生带到城市中心,让他们自己找路回家,他们会嚎啕大哭不知所措。大学生的房间越来越乱,也无法处理宿舍室友关系。作者所在的斯坦福大学甚至出现了“吃馅饼不会转脖子”的搞笑现象:有新生家长给学生寄了一个大箱子生活用品,但学生根本不知道怎么把箱子搬进宿舍里,也不懂得怎么请人帮助,只任凭箱子在宿舍走廊里呆着,直到学生母亲给宿管打电话请求帮忙,才得以收到东西正常生活。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一个美国重点高中的学生母亲在接受作者采访时说:“我也想我的女儿更独立一点,让她自己做早餐洗衣服,但她的生活已经够忙了。她每天需要花1个半小时去上重点高中,其他时间还有许多课外活动。我如果不帮她操理日常生活,她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她并不需要妈妈,她需要的是一个生活助理。”2014年,斯坦福大学讲师Denise Pope发表了一项关于4317个加州学生的家庭作业调查。他发现在那些中上层加州家庭里,孩子平均每晚做作业时间为3.1小时。作者对这个数字都表示不可置信:“我自己在Palo Alto读高中的孩子经常晚上要做5小时作业。”

 


 

作者Julie Lythcott-Haimes就读于斯坦福大学本科,拥有哈佛法学院博士学位,又在斯坦福大学任职教务长,见过成千上万的斯坦福学生。她和丈夫及两个孩子生活在加州湾区硅谷的Palo alto——这大约是美国鸡娃的宇宙中心。她自己也逃脱不了推妈思想的摆布。自从孩子出生时,为了让儿子可以上斯坦福大学附属幼儿园,刚剖腹产出院便忍着伤口疼痛,赶着老公带儿子去幼儿园报名。当老公花了十分钟时间才把孩子的安全座椅装好时,她焦虑万分,害怕儿子就此上不了斯坦福大学幼儿园,从此人生尽毁。当幼儿园老师告诉她,四岁的女儿特别会画画,她满脑子想的是:“好吧,这又没法帮她上大学。”

当鸡娃们终于步入了父母千方百计让他们能上的大学时,他们从此就快乐地生活了吗?事实数据很是惨淡:2013年美国大学健康组织(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对于153个大学10万大学生的调查发现:84.3%认为他们不堪重负,79.1%认为非常疲累,60.5%认为非常伤心,57%认为他们非常孤独,51.3%认为他们极度焦虑,46.5%认为没有希望,31.8%认为他们极其绝望无法工作,8%认真考虑过自杀,6.5%曾经在过去一年内主动伤害自己。一项对于美国大学校方管理人员(College Counseling Center Directors)的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2年,大学生们去精神健康咨询的次数增长了16%,主要的咨询原因包括抑郁症与焦虑症。2013年的数据则表明:95%的大学管理人员表示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有严重的心理问题,24.5%的学生在服用精神疾病的药品。

2010年,美国Keene State College的心理学教授Neil Montgomery在调查了300大学新生后发现:许多孩子有着“直升机家长”——永远在孩子头上轰鸣,他们比起其他孩子更保守、更焦虑、更容易受到伤害。同年,美国得克萨斯奥斯汀大学的研究人员Patricia Somers和Jim Settle采访了190个大学学生管理人员,这些管理人员认为有40%-60%的学生家长是“直升机家长”。Somers和Settle认为:直升机家长只在以下情况下对孩子有益:当孩子年纪非常小时、当父母和孩子平等对话时、当学生有权采取行动时、当孩子真正需要父母帮助时。而无益的直升机家长则会损伤孩子的生活和人际关系。

2011年,美国University of Tennessee at Chattanooga的研究人员Terry LeMoyne和Tom Buchanan也调查了300多位,发现“直升机家长”的孩子更易被确诊为焦虑症和抑郁症。2013年,期刊《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发表的关于297个大学生的调查里,发现“直升机家长”的孩子的抑郁水平更高,对生活的满意度更低,这导致对学生的自主能力和学业成就的损伤。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2014年University of Colorado-Boulder的研究人员发现了鸡娃这种高度结构化的童年与其行为能力减弱之间的联系,这种行为能力的缺乏使得孩子无法决定怎么完成任务,常见于多动症的孩子。“孩子花越多的时间无所事事,他们的自我行为能力就会越强,而如果他们花很多时间在高度规划的行程中,可以预计到他们的自我行为能力就越弱。”

洛杉矶的Beit T’Shuvah成瘾治疗中心的主管Harriet Rossetto解释:“如果从你出生开始,你的人生就完全被别人安排好了,所有的决定都由别人帮你完成,那么当你进入社会时,你就会像一个刚获得独立的前殖民地一样分崩离析。这些孩子们走进大学,但完全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呆着,也不知道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他们非常迷茫和痛苦。许多孩子会寻找方式麻醉自己,比如毒品、酒精、赌博、甚至自残。他们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空虚和抑郁。他们会对这些不良方式上瘾,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

加州心理学家Madeline Levine研究了多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孩子,她也是公益组织Challenge Success的共同创始人,寻求怎么帮助压力下的孩子们。当她来到本书作者Julie Lythcott-Haims儿子的硅谷Palo Alto重点高中里为学生家长们演讲时,她的听众里不乏斯坦福教职员工、硅谷科技公司高管、独角兽创业企业创始人等硅谷精英阶级。

Levine问听众:“很多人认为:成功是一条直线,从好的小学中学到好大学,然后是好的实习工作、好的研究生学院,最后是你选择的好工作。如果你们也是这么过来的,请举手。”有5%的听众举起手。“是的,在任何一个人群中,大约有1-10%的人是走这样的直线,但大部分人并不是这样的,都需要走过许多弯路。”既然大部分人都有过弯路和失败,为什么我们非逼着孩子必须走一条直线,而付出让他们抑郁、困惑、不快乐的代价呢?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然而知道了这些情况之后,家长们就会放弃鸡娃吗?2013年,美国芝加哥私立中学The Latin School的校董事长Charlie Gofen问她的同事:“你认为学校家长们会希望孩子在耶鲁大学里抑郁,还是在亚利桑那大学里快乐过日子?”

这个“在宝马车里哭还是在自行车上笑”的儿童教育版自然很快遭到反抗。同事回答:“至少有75%的家长会宁可孩子在耶鲁里抑郁。他们认为孩子们会处理好心理问题,但没有人能够再回到20岁去读一个耶鲁本科。”

我们是否真的无从选择?有没有办法让孩子们能快乐地上耶鲁呢?敬请期待下篇。

fujia-qr

椰汁,你喝的可能不是你以为你喝的

过年的时候看到椰树椰汁的瓶子,上面有“敢承诺不加香精不加色素”“敢承诺不加防腐剂”,哑然失笑。我知道这对于许多不明就里的消费者有很大的吸引力,就发了一条吐槽。

【这“敢”字用的,说得这承诺需要多大勇气一样:

1、椰汁的卖点是“椰子味”,最简单方便的来源就是椰肉(椰肉并不是什么值钱的原料~),加“香精”本来也没啥意义;

2、椰汁的卖点就是脂肪乳化产生的白色,还需要什么色素?(“敢承诺”不用“乳化剂”或者“食品添加剂”不?);

3、这种经过超高温加热的饮料本来就不需要防腐剂。防腐剂再便宜也是要用钱买的吧?

4、注意营养标签:0.6克的蛋白、7克的碳水(基本上就是白砂糖)。

总结:在不说假话的前提下弄一些“高大上的卖点”,其实难度也不大。】

实际上,现行法规对于宣称“不添加XX”有严格的规定,鼓吹这些本来就需要添加的成分是涉嫌违规了。

 


 

没想到,这条微博发出去,伤害了许多椰汁爱好者的感情。他们纷纷表示反对,说是“就是好喝”“比别的椰汁好”“挑刺著名品牌”。我搞不清楚这是消费者的“大度宽容”还是“被卖了还帮骗子数钱”,有位网友评论说:【承诺一些本来就不需要的东西,让你以为是良心施舍,其实是欺负你无知,辱你智商。这么简单的东西就看不出来,还要帮着商家说话,真是可气可悲无语。】没想到几天之后椰汁刷了屏。因为在新广告中鼓吹“丰胸”涉嫌虚假宣传被当地监管部门调查。“丰胸”自然是个无厘头的扯淡,网上已经有许多辟谣,这里也就不再谈了。

ywx-coconut-milk-1

在各种各样的评论里,我也发现了一个现象:很多读者以为椰子打开里面就是乳白色“椰汁”——或者,是把乳白色的部分榨出来的就是“椰汁”。于是许多人说,去了海南,喝到的“椰汁”跟卖的完全不同。这里先澄清一下:椰子打开,里面的是“椰子水”;白色的部分是“椰肉”(或者叫“椰蓉”);而“椰汁”,是用椰肉深加工得到的一种饮料。简而言之,椰子水和椰汁之间,除了都跟椰子有关之外,在营养组成、外观、风味、口感上都完全不同。

 


 

在海南,到处都是卖椰子的。消费者付了钱,店主会帮忙把椰子砍出一个口,插进吸管就可以喝了——喝到的,是“椰子水”。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椰子水是椰子内部天然存在的水,营养物质非常少,只有不到3-4%的碳水化合物,少于1%的蛋白质,几乎不含脂肪,维生素和矿物质的含量也很低。新鲜打开的椰子水几乎无菌,钠和钾的含量跟生理盐水接近,所以二战时期,战地医护人员没有生理盐水时曾用它来代替。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并不是说某些丧心病狂的营销广告说的“椰子水的组成跟血浆一样”。

基于这段逸闻中的无奈选择,商人们把椰子水炒作成了“超级天然饮料”,宣称有种种健康功效。其实,它就是一种不错的补水饮料,,也仅仅是“比纯水好喝的电解质饮料”而已。任何补水之外的功效,都是商人们的忽悠。

 


 

喝完椰子水,店主往往会帮顾客把椰子砍开,就能看到椰子壳的内壁上是白色的“椰蓉”。椰蓉可以直接吃,如果椰子的成熟程度合适的话,口感还相当不错。店主也可以帮顾客把椰蓉取下来,给顾客带回家炖肉之类的。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椰蓉中的脂肪含量高到三分之一,很容易吃腻。椰子油是一种饱和脂肪为主的植物油,虽然椰子油行业宣称其中的饱和脂肪跟动物的饱和脂肪不同,对健康有益无害,但始终没有充分的科学证据。多数顾客只是“浅尝辄止”,很多顾客也不会带走。传统上,这些椰蓉可能拿去喂猪喂鸡。

 


 

很多人会在家里自制豆浆:把泡好的大豆(现在的豆浆机甚至可以不泡)加入豆浆机,打碎、过滤、加热自动完成,就得到了“全天然无添加”的豆浆。如果没有豆浆机,也可以把泡好的大豆放入榨汁机或者食物料理机,打碎之后用布袋过滤,再加热煮沸,也可以得到豆浆。但这种“原生态豆浆”并不是那么好喝,很多人会加糖来调味。而商业化的“豆奶”这还可能加入增稠剂、乳化剂、糖以及香精等等来进行“配方”,从而改善风味口感。

椰汁的生产与此很类似,只是把大豆换成了椰肉。

“纯天然无添加”的“原生态椰汁”很简单。只要把椰肉剁成小块,放进豆浆机打出来就可以了。或者用榨汁机或者食物料理机打碎然后过滤——因为椰肉中没有什么“抗营养物质”,而新鲜椰肉也基本无菌,所以甚至不用煮沸就可以喝。当然,椰肉比较“干”,出汁率很低,在打浆或者榨汁的过程中需要加水。椰肉的脂肪含量大约是33%,而销售的椰汁中脂肪是2.1%,不难理解需要加入大量的水,才能把脂肪降到这个含量。

 


 

就像“原生态的豆浆”不好喝一样,这样“纯天然无添加”的椰汁也不会好喝,所以商品化的椰汁中需要加入其他成分来“配方”。椰树椰汁在包装上浓墨重彩“敢承诺不添加防腐剂、色素、香精”——似乎这是多么高大上一样,而椰树的粉丝也号称“为什么别家椰汁做不到”,其实如果去看看,市场上的很多椰汁也是如此。椰树椰汁添加的是白砂糖、酪朊酸钠和“单,双甘油脂肪酸酯”。如果你想做成市场上销售的那种因为宣称“丰胸”而“摊上事儿”的椰汁,去网上买一些这两种乳化剂就可以了。

白砂糖不用说,就是增加甜味。酪朊酸钠是经过工业加工的酪蛋白,在食品加工中做乳化剂使用;而“单,双甘油脂肪酸酯”是小分子乳化剂。之所以混用二者,是因为酪朊酸钠来自于蛋白质,价格很高,跟小分子乳化剂搭配使用成本低、乳化效果好。

ywx-coconut-milk-4

工业化生产的椰汁要进行均质化,让脂肪颗粒变得更小更均匀,从而获得更好的外观和口感。在均质化的过程中,脂肪颗粒变小,表面积急剧增加,如果没有足够的乳化剂去填充,这些小颗粒就会融合回去。所以,椰汁只“敢承诺”不用防腐剂、香精和色素这些本来就不需要的成分,却不敢说不用“乳化剂”或者“食品添加剂”。工业化的椰汁经过超高温灭菌,所以并不需要防腐剂。而自制的椰汁如果不需要长期保存,现制现喝,也就不需要防腐措施。

 


 

从食品技术的角度说,椰汁其实就是椰子油乳化加糖的产物。所谓“新鲜椰子肉榨汁”,其实是节省了椰子油加工的步骤,对于节省成本反而是有利的——当然,这么做也更有利于保留椰子油的特有风味。

市场上有很多椰子油,卖点是各种没有充分科学根据的“健康功效”。椰子油自己有浓郁的特有香味,所以,如果没有椰肉,那么用椰子油也完全可以DIY“椰子汁”。前面所说的两种乳化剂(酪朊酸钠用量0.6%,脂肪酸酯参考使用说明)、椰子油(用量2.1%)、白砂糖(7%),混在一起加热让椰子油融化,放在料理机中用高速档打就可以了。做出来的“椰汁”可能香味不如卖的浓郁,口感也不如卖的细腻,但也不会相距太远。更重要的是,你还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增减糖或者椰子油的用量,来获得你喜欢的风味和口感。

本文来自云无心的微信个人公众号,系今日头条签约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有个实验要等500年才能完成……它真能顺利做完吗?

本文来自窗敲雨的微信个人公众号“酷炫科学”,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2514年6月30日,一位未来的科学家走进了爱丁堡大学的一间微生物实验室。

Ta打开一个已经开始腐朽的木盒,里面躺着最后几只玻璃安瓿,以及一份泛黄的文件。在文件说明的指引下,Ta用酒精仔细消毒了安瓿,小心地折断它,加入培养基溶液。接下来,安瓿里的一些休眠的细菌或许会苏醒过来,为一项历时500年的实验添上最后的一组数据。

如果这件事确实能够顺利地发生,Ta的老前辈查尔斯•科克尔(Charles Cockell)想必会非常开心——虽然那时科克尔早已不在人世,也无法知道实验结果到底如何。

vrain-bacteria-endospore-experiment-1

(图片来源:Ulrich N et al)

计划做上500年的实验

2014年,微生物学家查尔斯•科克尔和他的合作者开启了一项很有野心的长线计划——他们想用整整500年时间来做一个实验,从2014年一直做到2514年。

是什么实验需要如此漫长的观察?其实说起来倒也很简单:验证细菌的休眠体到底能“活多久”。

细菌总给人短命的印象,但一些细菌在环境恶劣的时候能够进入高度脱水、抗性极强的休眠状态(例如芽孢),这种休眠体能保持活性的时间就很长了。如果再遇到合适的环境,它们还能迅速恢复成活跃的繁殖体。之前科学家们就已经感受到,这些细菌休眠体“保质期”是很长的,但具体有多长其实并没有人知道。只是偶尔会有一些个例报告显示,它们似乎是真的能休眠很久很久,例如有研究者从距今2500万年至4000万年前的琥珀中发现了仍然可以复苏的细菌芽孢。

为了解决这个简单但仍然没有确定答案的问题,科克尔团队决定:总之先观察500年看看吧!于是,研究者们选定了枯草芽孢杆菌(Bacillus subtilis)和一种拟甲色球藻属(Chroococcidiopsis)的蓝细菌,把它们的干燥休眠体分别封进了800个玻璃安瓿。他们计划定期打开一些安瓿来培养观察,看细菌的活性是否发生了变化。一开始的25年,他们会每两年取样一次,而之后的475年则是每25年取样一次。

vrain-bacteria-endospore-experiment-2

(封装枯草杆菌芽孢的玻璃安瓿。那个小球其实不是细菌,它是用来保持干燥的硅胶珠。图片来源:R. Möller and C. S. Cockell)

然而,后人真的会按时做实验吗?

500年实验本身做起来并不费力,毕竟大部分时间每隔25年才需要开工一次,剩下时间只要把密封的安瓿保存起来就好。真正的问题在于:要怎样才能保证几百年之后的科学家还会按时取样?

五百年对人类来说真是相当久的时间,谁也无法预测这中间会发生多少变故。实验的说明文件可能会丢失,保存安瓿的木盒可能会损毁,电子存储介质可能早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甚至连爱丁堡大学都不知道还在不在……

vrain-bacteria-endospore-experiment-3

(500年后的爱丁堡大学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图片来源:www.ed.ac.uk)

要怎么办?难道应该像老祖先那样,把实验规程刻在石头上吗?研究者倒是不这么想。他们认为,时长保持更新才是更保险的方法。研究团队要求,在每隔25年取样的同时,实验者也应该对纸质版和电子版的文档分别进行更新和备份,帮助这些文件适应新时代。

当然,即使是这样,我们依然无法保证这项实验最终的命运,而且肯定没法看到它的最终结果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atlantic.com/science/archive/2019/01/500-year-long-science-experiment/581155/

https://academic.oup.com/astrogeo/article/56/1/1.28/262750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268/5213/1060.long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208425

论冬天保湿,它有双重秘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世界上有很多诸如撞衫这样尴尬的事情,而撞名则更是会让拥有者无比苦恼,李小冉的微博被骚扰得不胜其烦,讲段子的毕导也总说自己从不拍片子……名字相像真的是个麻烦事。其实在植物圈,共用名字似乎是时常发生的事:台湾的土豆是花生,而大陆的土豆是马铃薯;诗经里扔的木瓜是海棠,而今天超市货架上的木瓜则是番木瓜。

不过,比起这些植物,同样常见的“冬青”才是一个更麻烦的名字。

路旁常见的绿篱。拐过街角,又见一处。咦,还是刚才那种植物吗?图为冬青卫矛品种'Ovatus Aureus'。图片:Leonora (Ellie) Enking / Flickr

路旁常见的绿篱。拐过街角,又见一处。咦,还是刚才那种植物吗?图为冬青卫矛品种’Ovatus Aureus’。图片:Leonora (Ellie) Enking / Flickr

冬青是大树,卫矛是绿篱

首先来看看,你见过的“冬青”,到底是谁吧。

说实话,今日主角冬青卫矛既不是冬青,也不是卫矛。嗯……是不是听得有点晕乎乎的?

真正的冬青,名气小很多。它是冬青科冬青属的植物冬青(Ilex chinensis),通常出现在长江以南的区域。它的个头可以高达25米,最矮的也有2米高,这远比城市中的绿篱“冬青”高大得多。

“正版”冬青的植株与花叶。图片:KENPEI / wikimedia;Yao Li

“正版”冬青的植株与花叶。图片:KENPEI / wikimedia;Yao Li

在中国北方路边经常看到的绿篱“冬青”,正是今天的主角——卫矛科卫矛属的冬青卫矛(Euonymus japonicus)。它的淡红色蒴果在成熟时会“吐出”裹着鲜红假种皮的种子,这是卫矛科植物的典型特征。

冬青卫矛的花叶与开裂的蒴果。图片:KENPEI & Qwert1234 / wikimedia

冬青卫矛的花叶与开裂的蒴果。图片:KENPEI & Qwert1234 / wikimedia

尴尬的是,这种植物早就被安排上了另外一个名字——“大叶黄杨”。

如此特别的现象是个植物学命名的历史遗留问题。冬青卫矛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确实被称为“大叶黄杨”,这个名字后来才被安排到另一种黄杨科的植物大叶黄杨(Buxus megistophylla)身上。今天,我们把北京路旁的冬青卫矛叫成大叶黄杨,其实也不算错。

这才是黄杨科黄杨属的大叶黄杨。图片:刘昂 / 中国植物图像库

这才是黄杨科黄杨属的大叶黄杨。图片:刘昂 / 中国植物图像库

通常在大叶黄杨旁边还有一种叶子比鸭舌大不了多少的常绿植物,那是小叶黄杨(B. sinica var. parvifolia),它们与原种(B. sinica)的区别在于叶子的大小。另外,小叶黄杨的叶子更亮一些。

小叶黄杨(左)与其原种(右)的叶子。图片:huangdan2060 & Sten Porse / wikimedia

小叶黄杨(左)与其原种(右)的叶子。图片:huangdan2060 & Sten Porse / wikimedia

顺带说一下,卫矛科卫矛属的卫矛(E. alatus)也有自己的特征。它的茎秆上有特殊的翅膀,就好像古代战争中使用的弓箭的尾羽一样,因而也有一个诨名叫“鬼箭羽”。

卫矛的枝条上有栓翅,而且它的叶子也不是常绿的。图片:Plant Image Library / Flickr;Famartin / wikimedia

卫矛的枝条上有栓翅,而且它的叶子也不是常绿的。图片:Plant Image Library / Flickr;Famartin / wikimedia

冬天谁还不保湿

不管是冬青卫矛还是小叶黄杨,它们在冬天都不会落叶。这是为什么呢?

传统概念中,我们都会觉得植物是为了对抗寒冷,才会抖落身上的叶片。其实,相对于低温,冬季的干燥天气才是植物生存的大敌。在植物的正常生理活动中,树叶的蒸腾作用会产生蒸腾拉力,就像水泵那样把根系吸收的水和营养抽到枝头上来,这个过程会消耗大量水分。所以在久旱无雨的冬季,很多植物就会清除掉这些耗水装置。值得注意的是,在干湿季节分明的干热河谷地区,树叶通常是在干旱程度达到极致的旱季末尾落叶,在雨季来临时再长出新叶。这就充分说明了植物落叶与否的决定因素是水分,而不是温度。

蒸腾作用通过叶片表面的气孔(箭头所指)发生,一个气孔由两个腰果状的保卫细胞构成。左图为光镜下的气孔,右图为扫描电镜下的气孔。图片:vb;Louisa Howard

蒸腾作用通过叶片表面的气孔(箭头所指)发生,一个气孔由两个腰果状的保卫细胞构成。左图为光镜下的气孔,右图为扫描电镜下的气孔。图片:vb;Louisa Howard

那“冬青家族”是如何做到保存水分且不落叶呢?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冬青卫矛的叶子就会发现,它的叶子表皮非常厚,就像一个密封套把叶子包裹地严严实实,这样就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了水分的丧失。

糖和氨基酸:冬天抗冻的秘密

不过话说回来,在北方的冬天仅仅减少水分丧失是不够的,三九天滴水成冰的严寒对植物来说仍然是个巨大的挑战。即便在室内,那些从窗缝吹进来的干冷寒风就已经能让花卉变冰雕了。那么,冬青卫矛是靠什么来度过严冬的呢?

通常来说,植物被冻死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完全冻结之后,生命活动无法维持,被饿死;二是完全冻结之后,细胞中的水分变成了有尖锐棱角的冰晶,把细胞结构戳得千疮百孔,被扎死。为了应对这些问题,抗冻植物的细胞中准备了大量的糖和蛋白质。

植物细胞内各种形态的冰晶。图片:Melissa Bredow, Virginia K. Walker /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2017)

植物细胞内各种形态的冰晶。图片:Melissa Bredow, Virginia K. Walker /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2017)

冬青卫矛叶片细胞中积累的大量糖分,可以使细胞液和细胞质的冰点降低,就像我们在下雪之后撒盐,或者汽车水箱里加入防冻液一样,这样植物就可以在0℃左右继续进行自己的生命活动。就算温度持续降低,细胞必然冻结的时候,抗冻蛋白质的存在也会使冰晶变得更圆润,而不是刺伤细胞的尖刺。有了这样的抗冻法宝,冬青卫矛就能在寒冷的冬季,继续展示自己绿油油的叶片了。

当然作为绿篱植物,冬青卫矛也有不同的栽培品种。图片:andre-briant.fr;mauroguanandi / Flickr

当然作为绿篱植物,冬青卫矛也有不同的栽培品种。图片:andre-briant.fr;mauroguanandi / Flickr

其实对植物抗冻蛋白的研究已经成为一个热点。在未来人类(可能)流浪的家园,我们无法预知有什么极端环境,如果必须在一个低温为常态的星球上生存,那么抗冻蛋白必将大显神威。

现在,你是不是对冬青卫矛有了新的认识呢?

给孩子吃核桃或者核桃油,孩子会变聪明吗?

某著名饮料宣称“经常用脑,多喝X个核桃”来暗示补脑,遭到众多吐槽。不过,吐槽的点往往是在一瓶饮料中到底有几个核桃。其实,在广大消费者中间,相信“吃核桃补脑”的还是大有人在的。经常有人说:传说了这么多年,总还是有一些依据的吧,如果在日常饮食中经常有意识地给孩子多吃一些核桃或核桃类食品(如核桃油、核桃乳等),对于智力是不是有一些好处呢?

核桃里有什么?

核桃是一种坚果。大体而言,核桃中有15%左右的蛋白,不到10%的膳食纤维,以及大量的油脂。中国营养数据库里列出来的脂肪含量是58.8%,还有一些其他资料中的数据甚至在70%以上。此外,核桃中还含有一些矿物质、维生素以及植物甾醇等等。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核桃中的脂肪主要是不饱和脂肪,如果用来代替动物脂肪,对健康是有好处的。而其他那些营养成分,也是人们容易缺乏的。所以,说核桃是一种比较“健康”的食物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跟其他的坚果相比,核桃也没有突出的地方。

“补脑”的传说是怎么来的?

“核桃补脑”的说法在中国由来已久,依据是核桃的形状跟人脑有形似之处。根据“以形补形”的思维,也就臆想出了“补脑”的功效。在古代,人们对自然和人体的认识极为有限,产生这种朴素或者说幼稚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历史局限。到了现代,人类对食物营养与人体健康的认识已经如此深入,还相信这些臆想出来的“理论”,就未免过于天真了。

现代人(尤其是一些推销核桃产品的商家),很喜欢为“传统智慧”寻找“科学依据”。对于“核桃补脑”,他们宣称核桃中“欧米伽3多不饱和脂肪酸”有助于大脑发育。

实际上,这是一个“三重忽悠”。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首先,核桃油中的欧米伽3多不饱和脂肪酸含量并不算有多高。跟芥花籽油(即双低菜籽油)相比,也只是“稍胜一筹而已”。核桃的油脂中,绝大部分是亚油酸,是欧米伽6。常见植物油中欧米伽6含量较高,营养指南建议是降低它在多不饱和脂肪酸中的占比。芥花籽油虽然欧米伽3少一些,但欧米伽6很少,所以欧米伽6/欧米伽3的比例比核桃油要更为优越。

其次,核桃油中的欧米伽3是亚麻酸(ALA),而通常传说“对大脑发育有益”的欧米伽3是DHA和EPA。亚麻酸在体内转化为DHA和EPA只是理论上的可能,实际的转化率非常低。

第三,即便是DHA和EPA,所谓的“对大脑发育有益”也只有一些很初步的结论,并没有靠谱的科学证据。

除了脂肪含量高,核桃中的其他成分更没有特别之处。所谓“补脑”,完全只是臆想。

对于婴幼儿,核桃油甚至算不上“好油”

在讨论食物油哪种“更好”的时候,一般是指两个方面:脂肪酸组成和维生素E、甾醇等微量成分。

不同食物油中的维生素E和甾醇相差比较大。除了油的种类,加工过程的影响也很大。如果是直接吃核桃,或者冷榨未精炼的核桃油,这些成分的含量确实会比较高。但是,考虑到核桃以及核桃油的食用量,这些微量成分的含量高低对于总量的影响其实也比较有限。

再说脂肪酸组成。不同类型的脂肪酸对健康的影响不一样,对于成年人 膳食指南的推荐是:总的脂肪供能比20%-30%控制饱和脂肪供能比不超过10%,多不饱和脂肪供能比6-11%,其余的为单不饱和脂肪。此外,一般还建议降低w6/w3的比值。也就是说,希望是饱和脂肪尽量少,多不饱和脂肪适当,在控制总量的前提下其他部分由单不饱和脂肪来构成。核桃油的脂肪酸典型组成是:饱和脂肪9%,单不饱和脂肪13%,多不饱和72%(亚麻酸14%、亚油酸58%)。这样的脂肪酸比例不算差,相对于动物脂肪可以说是“好多了”,但跟其他植物油相比,也就没有好到哪里去。

婴幼儿对脂肪的需求跟成人不同。婴幼儿需要饱和脂肪,比如母乳的饱和脂肪含量就很高。母乳中饱和脂肪、单不饱和脂肪和多不饱和脂肪的比例是:4.8:4.1:1.2,核桃油的比例与母乳脂肪相差很大。此外,婴幼儿需要充足的胆固醇,在植物油中并不存在。简而言之,猪油和奶油对于婴幼儿都比核桃油“更好”。

核桃乳只是“有核桃味的糖水”

因为广告营销的成功,核桃乳俨然成了“补脑”的饮料。这堪称一个成功利用消费者的错误认知而实现的“洗脑营销”。比如市场上最著名的核桃乳,营养标签上明确标出了营养组成:蛋白质0.6%、脂肪2%、碳水化合物7.8%,而配料表中的前三位一次是水、白砂糖和核桃仁。

在食品类别上,核桃乳是一种“植物蛋白饮料”。不过从营养标签可以看出,其中的蛋白质少得可怜,而白砂糖用量比核桃仁还要高。根据配料表和营养成分表,可以推测那个7.8%基本上就是糖。跟牛奶相比,核桃乳的营养价值不值一提。

作为父母,不要指望吃什么特定的食品能够让孩子“变聪明”。对孩子来说,全面均衡的营养、充足的睡眠、合理的玩耍和运动,是健康成长的根本。身体健康、努力学习,才是“聪明”的保障。

本文来自云无心的微信个人公众号,系今日头条签约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